We All Get Dressed for Bill - 致意街拍鼻祖比尔·坎宁汉

“街拍鼻祖”——比尔·坎宁汉(Bill Cunningham)于美国时间2016年6月25日在纽约因病去世,享年87岁。

真正的快乐,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观的来说,它是细水长流,碧海无波,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享受生命一刹间的喜悦,那么我们即使不死,也在天堂里了。

三毛

摄影圈又一位老人离我们而去了。

“街拍鼻祖”——比尔·坎宁汉(Bill Cunningham)于美国时间6月25日在纽约因病去世,享年87岁。

Bill是一个神秘又有名的“普通人”。既是一个踩着一辆红色老旧自行车在街上以一部老式的尼康相机捕捉过往行人影踪的古怪老头,还是所有的时装秀都会早早地给他送去请柬,以及“时尚女魔头”安娜·温图尔唯一愿意在秀场外为他驻足的时尚历史学家。

从1966年起就开始拍摄纽约的街头时尚,他几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出现在街头。看到有意思风的景,他的眼睛像孩子一样睁得圆圆的,闪着兴奋的光芒。Bill说:“时尚是最私人的事情。无论你穿着好与坏,都是在表达着你自己的感觉。”他关注的不只是锦衣华服,更多的是装束背后的民众心态和社会变迁。他不偏好名人和漂亮脸孔,却专程坐几个小时的火车到华盛顿拍摄参加奥巴马就职典礼的普罗大众。

他用镜头记录下的,还有首次同性恋游行、上世纪60年代中央公园青年嬉皮士的集会等等。

他一生未娶妻生子。他是个孤独却满骨子骄傲的时尚狂热者,而他的作品就是他一生伴侣吧。

图为年轻时候开帽子店的Bill。

他热爱他的“工作”,甚至是乐在其中。纪录片《街拍鼻祖比尔》里被偷拍的Bill Cunningham说过 “这不是我的工作 ,是我热爱这一件事”,他心目中的时尚没有高低贵贱,没有地位阶层的分别。当年他从《女装日报》愤然辞职,就是因为报社没有按他的思意,将各样人物所穿衣物所代表的共性体现出来。Bill Cunningham认为镜头下的每一样装束都是代表当下社会的思路和潮流,而报社的视野仅仅局限在上流社会的名流人物。他1978年开始在《纽约时报》上有自己的专栏《On The Street》,也一直到这时候他才真正获得自己的创作自由。

在时尚圈巨大的声望并没有为他来带财富,他在Carnegie Hall住了将近六十年的单间公寓小得像鸽子笼,不带厨房,连一桌一椅也没有。洗手间是合用的,在走廊尽头。他身无长物。屋子里有无数金属档案柜,盛载他几十来年所拍摄的照片。有一两个用做衣柜,装他那几件深蓝浅蓝的衣物。他对名利完全无动于衷。接受法国文化部颁发的艺术及文军学官勋章时,他照样穿着他的20美元买来的深蓝夹克,在人群中伺机拍片。

每一季去巴黎看秀,Bill Cunngham都自掏腰包。别人住奢侈五星级店酒,出入有司机专车,他住郊外的小旅馆,搭地铁去秀场。

当比尔专注地录记着过往行人身上的时尚细节时,他的工作也被人记录了下来。因为Bill固执的低调,纪录片《街拍祖鼻比尔》的导演Richard Press等人用了整整8年,才让他同意参加影片演出。事实上,从2001年开始,摄像师就开始在街头、时装周等场合“偷拍”Bill,积累了无数影像。2011年《Bill Cunningham New York》影片才面世。

我很羡慕Bill的生活,他为了时装而活着,为了摄影而活着,为了美而活着。尽管在大多数人眼里,他活的很不“认真”,因为他为《时代》杂志工作却不领薪水,不谈恋爱,不买新衣服,喝很便宜的咖啡,吃很便宜的汉堡,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穿梭在纽约街头。

纪录片《街拍祖鼻比尔》的最后,Bill坐在镜头前回答导演的问题那一段,我哭了。

令人遗憾的是,那些在纽约街头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再也无法等到这个拿着相机街拍的Bill了。

一个人能在一辈子这么长的时间里专心致志地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让人钦佩之余又多了几分羡慕。热爱一件事情,就义无反顾的坚持下去,这在当今社会里是多么的奢侈的一件事,但比尔做到了,他不但做到了,还赢得了整个时装界,摄影界满堂的掌声。

新加坡峰摄影

www.seanyphoto.com

微博:www.weibo.com/sooyonghong/

微信ID:sooyonghong

微信公众号:SeanyPhoto_Singapore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wechat_official_logo
  • LinkedIn Social Icon
  • Facebook Basic Square